• 2011-02-15

    20110214

    end

  •      大家知道戴真龙从来都是以直男形象示人的。昨天通过我与顾帅的闲聊,了么桑头就触摸到了隐藏在真龙内心那点点的基情。我们来看对话吧——

    我:戴总曾经对我表示过这个意思的,也有人看上过他。

    顾帅:可惜戴总被掰直了。

    顾帅:他现在也很少摸我屁股了。

    我:原来大家都一样。抱头。

    顾帅:吃饭去...

    end

  • 2011-01-21

    2010-01-20,大雪

    迷迷糊糊地起来泡咖啡,然后全部撒出来了。

    陶家宅,这个男人一直盯着我看,很像我一个初中同学的爸爸。

    陶家宅里的烟纸店,我第一次知道烟纸店是这么写的啊(真龙赐教)!

    法华镇路上的小汽车

    end

  • 2011-01-03

    新年快乐

          也许是好久没上街走走了,昨天走在淮海路上,除了寒冷还有满怀的不安。其实我对这个世界的恐惧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我企图用相机来逃避这种恐惧可是我做的并不出色,希望新的一年我可以想拍等车的老男人就拍等车的老男人,想拍杀鱼的少年就拍杀鱼的少年。如果说我做很多事是出于对生命的不确定性,那我为什么不厚着脸皮去多拍一点,毕竟我拍的太少了。

          最近在整理当年学摄影时拍的相片,用iPhone扫描了一部分到电脑上,先放3张上来画质实在不怎么好。毕竟这是个大工程,我争取赶在春节前把一切都搞定。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我爱你们。

    这张是在苏州河拍下的,现在已经记不起当年按下快门的细节。

    小时候会去南市拍即将拆迁的老房子,那个时候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走到别人家里拍摄这在今天是无法想象的。

    应该也是在南市区拍下的照片,放了十年,拿到当下来看,还是那么掷地有声。

    end

  • 2010-12-27

    顶马平安夜

    end

  • 2010-12-19

    大石碎胸口

        我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鲨鱼,我要去买下来然后让它天天翻白肚皮给我看。倪慧欢喜右上角那只充气的蜘蛛,我也要去买下来,偷偷的。

        iPhone真的可以把摄影师养懒,我除了试机片一直就没用它拍出什么够资格放上来的。乱七八糟的小情调小八卦小炫耀我都往围脖上堆了。今天终于有了第一次,我爱iPhone~

    End

  • 2010-10-26

    法华镇路

    end

  • 2010-10-05

    Far away,so close

         我幻想了所有我见到他的场景。却想不到冒烟的音箱,也想不到他用依旧妖娆的肉嗓穿透全场。关于演出我不想再说什么,真相可以看喵喵的BA演出日记

         提前两个小时到的我们还是比不过提前6个小时到的众位,入场时已经快被挤到场地中央了。带了一支50mm的镜头,从相机的角度来说,我离他太远了。从时间的意义上,我离他那么近。唱完最后一首Funeral Mantra,BA回头望了眼台下,眼神闪烁。

    我实在想尽量写得欢乐点。我总归是看到他了,也许哪天我看到Thom York帮Jonny Greenwood都不会有那么花痴。真正伤心的在于,看到了就像没有看到,看着那些照片,我甚至不相信是我昨晚拍下的。BA上次来华应该是我高二,那次是北京国际音乐节,阵容无比豪华——Yeah Yeah Yeahs,Brett Anderson,NIN。结果等了他3年,那么下一次还要多少年?

    算了,我爱他就可以了~

    end